其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 - dingjiangaoshou8.com
其时方位:漫笔吧>小说>情感故事> 其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

其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

其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配图

小桥上,廉纤雨,花未发,你未来,我不归。

在雨中撑伞等一个归又归未得的人,明知她不会回来了,可却仍是不死心,总信任下一刻在桥的那头呈现的若有若无的身影便是她。每次远远望见桥那头模糊的人影,满心欢喜,可却转瞬成殇。只能望穿秋水,却穿不透薄薄的那一层雨幕,盼不到她来。雨顺着伞檐滴滴落下,心随坠地的雨碎成一地,跟着聚集而来的水流弯曲到忘川的止境……

郎骑竹马绕青梅,海棠花开谢一春。犹记住我和她初度相逢,她未及笄,我方弱冠,年月正好,如花眷。那天也是个下雨天,仅仅雨下的有些急,雨从屋檐上滚落,垂成一道帘幕,滴向斑斓的青石板,碎成了雾,迷蒙了我的眼。这时,门前模糊望见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合撑一把伞缓步走来。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她的面庞,乌黑水润的眼睛闪闪发亮,一眨一眨的睫毛带着细微的水珠浸入眼角;微翘的鼻尖轻耸,恰似嗅到雨中海棠花香;薄薄的两片嘴唇跟着呼吸轻轻开合,两颗贝齿时隐时现;乌颤颤的过肩长发梳成两束,顺着细白的脖颈垂于胸前;月白色的短衣宽袖,过膝的沉黑长裙掩住娇小的身姿。看见站立一旁的我,匆忙侧身于姑母死后,两腮酡红,偷眼打量着我这个从未见过的表哥。姑父因公务繁忙暂时将妻女托付我家,命运便是这般美妙,一段缘分的丝线就这样将两颗年青的心紧紧地系在一起。

晚饭唠嗑,只我和她未吐一字,便就各自归寝。可是我很满意,由于今日我知道了一个在接下来的韶光里,镌刻在心田三生三世也不能磨蚀的姓名——若兰,她叫若兰。夜色已深,睡梦中的我尤声声念唤着她的姓名,仅仅多了一句——我叫展堂!

转瞬春色渐老,莺啼莲动,鱼戏柳飘。我和她,一个有意,一个单纯。没多久,便恰似相知多年的至交一般,只一个目光便已心照不宣,莫名一笑,旁人皆不解其意,我和她似乎做了游戏相同高兴。我灯下夜读书,她红袖且添香,这般淡泊温馨的日子,一时居然成痴,忘了四季轮转,年月横流。仅仅少年的国际不曾有过担忧,在此时却平添上淡淡的一抹痕,许是疑心,许是无意。在一起的韶光总是过分夸姣,过分仓促,一如窗前的那株海棠,春事渐了,花瓣便瓣瓣凋谢,芳华乍谢,徒留余香环绕枝头,惹人心伤。

古人曾不欺我,在一起的日子久了,便会生情。我和她在那株海棠花前定下誓约:宿世不追,来生不求,愿此生此世为眼前人伴。六合可鉴,日月同心。仅仅誓约变成了践约,如花美眷尽付似水流年。两年后的暮春,海棠花谢却再也未开。当日发过誓愿后的不久,姑父来信,说是公务已毕,不日便会前来接姑母和她回去。一听这音讯,我和她俱是沉痛不已,恨不得长相厮守,久久不语。归期将至,我和她相约海棠花下,站立好久,互相都不肯先说一句话,仅仅在月光的照射下,从对方的眼眸中看到了自己。终是无话可说,互相却默契地递出一张折叠整齐的信笺。只见两张信笺上都写着:“两情若是悠久时,又岂执政朝暮暮”。夜色渐浓,我和她不舍地依依惜别,在背过身去的一会儿,我和她都轻轻地说了两个字:“必定”。却不知在不久的将来,秦少游的这一句“又岂执政朝暮暮”一语成谶。

姑父带走了她,把我的那颗心也带走了,从此我成了一个失心人,日日寻我的心,却总也寻不回来。时刻一秒一秒的过,恍若一天又一天。挂念久了,怀念渐浓,人影渐瘦。写了一封又一封长信,却一封也未曾寄出,也不能寄出。犹记住一天夜里,久睡无眠,披上外衣想到庭前逛逛,看看如水的月色,斑斓的树影,听听一声接着一声长的乌啼蛩响,又走到那株海棠前,仅仅曾今在幽会的她已不在,睹物情殇,只好箭步离去。途径客厅时,听见爸爸妈妈嘘谈,其间听见她的姓名,不觉地驻下脚步细听,却听到她行将远嫁他乡的音讯,心中再也放不下其他的话了,两行清泪无声垂下。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房间,口中不停地念道着秦少游的那一句:“又岂执政朝暮暮,又岂执政朝暮暮,又岂执政……”又岂执政朝暮暮,不料是终身错失,缘字成缺。登时天旋地转,倒在冰凉的地上,仅仅心愈加冰凉。

那天之后,我生了一场大病,这以后再也没有好过。她必定会回来的,她离去前容许过我的,不会骗我的,我也不信任她会骗我的。直到在一个微雨的日子里,焚了信件,空了挂念。

人去也,情仍旧还留,在每一个雨天,在桥上,我,都在等她,等她;桥下,赤色的曼陀罗花孤寂地盛开着,忘川水仍旧流向韶光的止境……

我喜爱(7)
好文章!共享给朋友:

作者好久不见更多文章

7其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的谈论

  • :写的不错,引荐阅览!
  • :写的不错,引荐阅览!
  • :写的不错,引荐阅览!
  • :写的不错,引荐阅览!
  • :写的不错,引荐阅览!
  • :写的不错,引荐阅览!
  • :写的不错,引荐阅览!